查看: 429|回复: 0

大戏上演!蔡英文大选获胜还未正式上位惨遭逼宫

657

主题

877

帖子

3276

积分

管理员

Godye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276

勤奋版主推广达人优秀版主原创先锋最佳新人活跃会员名人勋章论坛元老

牵牵你的小手 发表于 2016-1-28 15: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刚刚在台湾“大选”中获胜的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还没有来得及歇口气,就碰到了党内“地方诸侯”的集体“逼宫”。高雄市长陈菊、台南市长赖清德及台中市长林佳龙,不约而同向她喊话,要求“中央部会”“立法院”甚至“总统府”南迁。即将登上“总统”宝座的蔡英文该如何裁处?
三雄争功
这是个烫手山芋,需要极强的政治平衡术和分寸拿捏。“重北轻南”曾经是省籍议题的重要分支、民进党打压国民党的利器。有道是破易立难,别忘了民进党将“全面执政”,当家方知油盐贵,以往那种只管问政不管可行性的风格和心态,行不通了。
在三雄争功的愿景中,几乎把“首都”台北的政经资源瓜分完毕。高雄市长陈菊提出“公营”企业总部应该南迁,相关“中央部会”也应到高雄来。台中市长林佳龙提出“‘首都’减压,台中先行”,“立法院”可迁至当地高铁乌日站旁。台南市长赖清德也主张“部会”南迁,且代为规划得最为完整――将“总统府”迁到台南成为政治中心,“行政院”“立法院”迁到中部成为行政中心,台北则发展为台湾经济中心。
此次“大选”,为开出选票、日后争取利多“筹码”,他们更是常在造势场合呼吁“票开得高高的,未来好跟小英讲话”。
这事小英还不能躲,他们有足够的底气要求论功行赏。蔡英文大胜对手300多万票背后,高雄市长陈菊辅选“居功至伟”,俨然党内的南霸天;中彰投(台中、彰化、南投)的人口数占全台近1/4,向来是“大选”时蓝绿兵家必争之地,林佳龙的地位举足轻重;这次选举台南是投给小英票数比率最高县市,赖清德更可理直气壮要求回报。
有趣的是,三位大咖口径并不一致。陈菊说,北高已是一日生活圈,资源应合理分配,高雄是首选。而赖清德主张台北成为经济中心,跟陈菊打造总部经济互别苗头。林佳龙的举动,意在借势垫高他在党内的分量。
可见,在绿营各派势力的思维中,执政权到手,就该八仙过海各自显神通了。可选举才刚落幕,再怎么想凸显地方声音,恐怕也不急于此时。此时着急抛出政治敏感性极高的主张,不免让人怀疑彼此间的较劲和卡位。
民进党发言人王闵生出面缓颊说,“区域平衡发展”也是未来新“政府”的施政重点。蔡英文说法更谨慎,仅表示要兼顾整体资源配置、使用有效性以及区域平衡。执政县市多固然让她得以顺利贯彻政策,但前提得要安抚住各诸侯的势力。毕竟下一步资源、预算有无到位,才是解决关键。“中央”和地方如果沟通不良,蔡英文执政也会频遭掣肘。
或许感到“迁都”之说“逼宫”意味太过明显,赖清德表示,选举刚过,事有轻重缓急,“部会”南迁并没有那么紧急。
南北议题
“小英厨师袍还未穿!民进党‘诸侯’抢点菜,吃相难看!”连岛内媒体都看不下去了,直接打脸。
除了“政治分赃”的好处,各派势力还备有另一套说辞。比如“中油”“中钢”“中石化”等重工业厂址都在高雄,它们生产过程所排放的废弃物污染严重,但营运总部却都设在台北市并向其缴税。这种不对等待遇,在2014年7月的高雄气爆案中,就曾引发当地民众的怒火。所以,总部南迁成了“实现租税公平正义”的必由之路。
在中南部的民众想象中,台北市一向是高高在上的“天龙国”,作为首善之区,处处受到“中央”优待,南部民众自然怨气也大。这次三咖要分食台北市的资源大饼,就是试图借助民意把“天龙国”拉回民间,回到与台中市、台南市、高雄市相同地位。直接导火索可看成地域之争。
由于深厚的南部情结,陈水扁时代绿营确实为南部的建设、经济和民生用心做过功课,希望借平衡南北差距,让南部的“泛绿”民众感受到民进党执政的恩惠。比如,把一些在台北举办的仪式性活动,例如元宵灯节等移往中南部,也做了不少公共建设,为南台湾注入更多资源,但实际成果亮点不多。及至二次政党轮替,国民党循着民进党的脚步经营南台湾,依旧乏善可陈。
面对蓝营完全执政,绿营县市长经常上演不满重北轻南的“哭穷”戏码。
具体到所谓“迁都”,更是个老话题。2005年8月,吕秀莲就曾提出“迁都”或设置“双国都”以均衡南北的设想。2006 年9月,面对倒扁风潮在台北不断蔓延,民进党籍的台南县长苏焕智“突发奇想”,提出让陈水扁暂时到南部办公,以避开风头。
从政治层面来说,台湾“北蓝南绿”的政治生态,决定了民进党在北部地区,特别是长期掌握在国民党手中的“首都”台北,处于“执政劣势”。因此民进党希望通过“迁都”将政权“迁回有深厚群众基础”的南部地区,从而强化执政基础。
赖清德瞅准了这笔政治红利,顶着“饿了八年,急于抢位”的讥讽,第一时间开腔。他对此心知肚明,不管能不能成,但是一笔稳赚不赔的好买卖――上可挟功要求“中央”分利,中可打压潜在竞争对手,下可为民请命收揽选票。
蓝绿之争
问题是,长期以来,绿营的基地台湾南部经济一直远差于北部。赖清德、林佳龙们想靠这种“搬办公室”的方法拉抬南部、巩固绿营基本盘,除了政治账,首先要在经济账和社会账上过关才成。
平心而论,台湾地区南北发展不平衡是长期存在的老问题,如何解决更是每任“行政院长”的必考题,但政党轮替两次了,蓝绿“行政院长”也换了十来个,问题依旧,有些地方甚至较前更糟,背后原因值得深思。比如,不少下放地方的预算变成昙花一现的烟火,很多公共建设沦为使用率极低的“蚊子馆”,零散的民间投资也很难发挥聚沙成塔的力量。
再说,台北市发展到今天,是历史形成的,不是谁“大选”赢了拍拍脑袋就可以一夕改变的。目前全台有1/3人口集中在台北、新北地区,骤然将重要的“行政” 与“立法”部门南迁到人口较少的台南、中部,恐怕不符合成本效益。如果经济大环境不会因为南迁而更好,那花那么多资源、人力、时间和预算干嘛?
更深了说,“迁都”之议和南北之争,表面看是分赃之争、地域之争、资源之争,背后是选票之争、蓝绿之争。本土化、南部化在台湾政坛上近些年表现得越来越明显。除了绿营大佬护食,连国民党内都有人跟风,要求国民党党部南迁,每天都可以LONG STAY(长驻)以利于争取民心。
民进党和国民党围绕南北议题,在“立法院”几乎事事交火。从陈菊念兹在兹的“中油”南迁到日前开馆的故宫南院,都免不了得�这浑水。
2000年后,台湾当局在“南北平衡”“本土化”思路的催化下,决定建设故宫南院,嘉义在竞争中胜出并专门辟出70公顷土地。但2004年“大选”期间,国民党方面指责选址政治性过强,因为当年嘉义不是首选。但当年的嘉义县长陈明文是民进党内的要角,当地又是绿营集中的大票仓,因此执政的绿营情定这个偏僻又有问题的地点。由于口水不断,特别预算无法在“立法院”通过。绿营“执政”时本来规划2008年开馆,后只能延期到马英九第二个任期才大功告成。
所以,回首看“迁都”之说,更像是对国民党8年执政的一种反向压制,更多地是为了争取媒体镁光灯而不是踏实做事。毕竟,在岛内政坛,如果事情能顺利转换为选票,就来者众,反之就至者少。至于有益民生还是劳民伤财,就是等而下之的问题了。
蔡英文面临三大挑战:除了统一别无选择
台湾大选场景,蔡英文获胜
周末,马英九办公室发言人陈以信表示,已与民进党前秘书长林锡耀会面,对方代表蔡英文正式回绝了“立法院多数接受人选组阁”的建议。
同时,为避免当局政务空转、政局不安,马英九已在审慎考量新任“行政院长”人选,并会在尊重“立法院”多数的原则下,先与民进党商议,有共识后尽快对外公布。
台湾“大选”后,国民党和民进党的第一次较量似乎就这样平淡无奇地收场了,对于国民党“甩锅”的妙计,获得“大胜”的蔡英文也不敢接招。
虽然民进党以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胜实现梦寐以求的“全部执政”――“总统”和“立法院”多数均收入囊中,但以蔡英文这样的“老江湖”当然会明白,这固然体现了台湾民众对变革的迫切期待,甚至有点病急乱投医的味道。
但也把民进党逼到了墙角:不管出了什么问题,“完全执政”的民进党再也没有任何开脱的理由。因此当选后,蔡英文不仅没有想要表现,反而是谨慎地回避了“机遇”,唯一的“亮点”还只是多日前的胜选感言。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
客观地说,语带沙哑的胜选感言和会见国际记者前的发言都可圈可点,不仅对败选的国民党和亲民党表达了足够的敬意,还表示未来改革的路上不能没有他们,权力也不会让民进党自己“整碗捧去”。她也再次重申在两岸关系上不会挑衅,不会有意外,要努力维持两岸安全和平稳定,一定说到做到。
面对欣喜若狂的支持者,她下达的第一个命令是“谦卑,谦卑再谦卑”。而身为一个拥有“台独党纲”的政党领导人,她居然高达五次讲出“中华民国”,而她发言的背景也有“中华民国国旗”。最后她表示面对台湾的困境,自己一定要每分钟都坚强。
至少从蔡英文的发言而论,她确实表达出非常强烈的团结各党派一致寻求发展和改革的理念,也展现出完全不同于民进党传统和党文化的理性与温和。从中也可看出八年来蔡英文对这个政党的转型所做出的巨大努力以及她面对困境的清醒与决心。
从常规而言,只要蔡英文执政的前两年不出意外突发事件(比如马英九第一任期的八八水灾)以及经济略有好转,她的权威和支持度应该会得到维持,从而让她可以有效的制衡党内激进派,也能够为她连任打下良好基础。
但假如无法做到,她将不得不向激进派妥协,从而成为第二个陈水扁。陈水扁刚上任时也试图有所作为,失败后不得不寻求党内激进派的支持,从而走向挑衅两岸的极端路线。
蔡英文面临的艰苦局势远远超过2008年重新执政时的国民党
蔡英文的谨慎发言和小心避“锅”或许可以证明,她对前路的艰难有了相当充分的认识,但她或许没有意识到,所面对的真正难题并不是某种偶发事件和一时的经济起伏,而是三大直接威胁到台湾这种制度存续的挑战。
台湾民主化转型相对于历史上和世界其他各国而言是相当和平和顺利的,没有大规模的流血和冲突,称它为“奇迹”也不为过。但问题在于,台湾是在威权时代实现经济起飞的,但进入民主时代之后经济的表现却一落千丈,直接威胁到台湾民主的正当性。
我们试想,假如正好倒过来,台湾在威权时代经济一落千丈,进入民主时代经济高速增长,恐怕这个世界早就得出“民主优于威权”的结论了。
今天的西方国家虽然也面临经济困境,但毕竟它们在民主时代也经历过高速发展时期。比如战后西欧长达三十年的光荣时期,包括二战战败国日本、德国民主化后经济也是高速发展,更不用说一直依靠民主制度取得发展的美国。所以即使今天西方出了问题,但毕竟民主时代曾经有过的经济发展还是确保了这个制度的合法性。
就是同样从威权转型为多党民主制度的韩国,虽然也在亚洲经济危机时破产,但危机前后也同样实现了经济较高速度的发展。唯独台湾在民主化后经济的表现几乎从来就没有令人满意过。假如蔡英文八年仍然无法重振经济,民主恐将在台湾失去更多民心。
朱立伦败选
应该说,蔡英文面临的艰苦局势远远超过2008年重新执政时的国民党。虽然当时发生了美国金融危机和全球经济危机,但对台湾经济影响最大的大陆由于四万亿刺激计划而成功抵御危机,台湾也由于积极的两岸政策受益匪浅。
但今天,正处于转型升级阶段的大陆经济已经明显放缓,更由于民进党没有承认“九二共识”而无法从大陆获得超过国民党时代的利益――甚至可能会大幅减少。整个西方除美国有不稳定的复苏外,其他经济体如欧盟在为摆脱危机而努力的同时,又面临难民危机、恐怖袭击和英国退盟的威胁。
当然蔡英文会寻求日本和美国的支持,但客观而言,美国不会像大陆一样让利,即使不占台湾的便宜,比如卖又贵性能又低的武器,也会要求台湾对等互利,比如开放对美国牛肉的禁令,而这是台湾民众强烈反对的。
倒是日本出于历史因素和现实地缘政治需要会给予蔡英文一定的支持,但经济停滞二十多年的日本究竟愿意和能够为此付出多少,很是令人质疑。今天大陆和台湾的贸易额超过美、日两国对台贸易的总和就是例证。
更何况台湾和日本之间的经济缺乏互补性,在许多领域都是竞争关系。如果大陆利台政策减少,日本是无法填补的。比如大陆游客大幅减少,日本游客也不会增加――双方几十年的密切交流以及互免“签证”,旅游资源早已到顶。而且日本有限的援助也同样会有条件,比如钓鱼岛主权、慰安妇问题等。
两岸经贸关系已经愈发密切
虽然蔡英文在竞选时提出要发展新的产业,但台湾市场实在太小,要发展一个新产业谈何容易。
其实仅就经济角度而言,国民党大幅度地倾向大陆并没有错,你看看英国投入中国怀抱的架式,恐怕比国民党要迅猛得多了。不妨再看看澳大利亚对大陆的依赖有多高。台湾从地理、文化、语言、经济互补性等各个角度来讲,把大陆当作市场纵深,自己发展高端服务业、高端产业是最佳的发展模式。
毕竟除了大陆,还有哪个国家愿意把自己变成台湾的市场腹地和纵深呢?虽然目前台湾一些民众只想维持现状,但台湾的竞争对手如韩国就怕台湾与大陆统一,这样韩国借助中国崛起而获利的战略就难以为继。
可以说,今天台湾的经济除了和大陆一体化别无选择。但由于民进党不承认“九二共识”,经济受阻于台独理念,蔡英文四年或者八年,台湾经济仍然很难有希望,那么台湾的民主也很难有什么可期的未来。
直接威胁到台湾的第二大威胁则是民主制度的一个共性:由于一人一票的大众选举,往往导致领导人的平庸化。
今天台湾的经济除了和大陆一体化别无选择
虽然西方各国三十多年来鲜有优秀的政治领导人涌现,但毕竟历史上还有过戴高乐、丘吉尔、里根、撒切尔夫人以及今天的默克尔,民众面对今天无能的领导人总还会对未来抱有希望。但台湾不同,自国民党迁台以来,一共出现六位领导人:蒋介石、蒋经国、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和蔡英文。
除了还没有就职的蔡英文,五位中有作为的只有非民选的蒋介石、蒋经国和李登辉(李登辉第二任期是通过选举),而民选的两个领导人要么贪腐要么无能。假如蔡英文又是上述两人的翻版,台湾民众对民主的信心恐怕又要减去几分。
蔡英文面对的最后一个巨大挑战就是大陆崛起带来的制度挑战。大陆的崛起不仅仅是经济的繁荣,而是制度模式的形成。虽然两岸在1949年后制度相近,都是一党领导,但后来双方走向不同的道路。
表面上看,2012年大陆第二次实现了制度性的政权交接,2016年台湾实现了第三次政党轮替。但大陆是自我创新,台湾是模仿西方。
大陆根据国情,内生性的发展出一种既有传统继承、也有创新,更有对西方的借鉴的新模式,即:一党领导、人才的长期培养和选拔(传统)、年龄限制(独创)、任期制(借鉴),可谓“定期的换人不换党”体制。
中国经济将稳步的增长
正是由于这种新模式,带来中国持续至今的高速增长。而几乎在同一时间,台湾走向西方的多党竞选,但自此经济却一路下滑。
虽然台湾心理上仍然以自己是西方民主制度而自视甚高,但两岸制度对比的平衡早已开始向大陆倾斜。世人可能还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以后,台湾游客蜂拥而至,两岸悬殊的经济发展水平令他们对自己的制度自信、自豪不已。
但到今天,情势已经完全逆转,蜂拥而至的一方已经变成大陆民众,大陆民众的平均消费水平远超日本和美国游客,其强大的购买力令台湾社会瞠目。根据2015年台湾多家媒体的报道,一项北亚四区(韩国、香港、大陆、台湾)的调查表明,中产阶级的家庭月均收入台湾最低,甚至比大陆的二线城市都少4万新台币。
假如再过十年,台湾连大陆三线城市、甚至四线城市都不如的话,请问它何来制度自信?
这三大挑战显然超出蔡英文乃至整个台湾的应对能力,蔡英文的命运难保不会是陈水扁、马英九的翻版:执政末期人人共愤,并在全台湾的唾弃声中黯然离开。但有所不同的是,一起被唾弃的还有可能是台湾的制度。
蔡英文未来执政将更加面临挑战
2000年台湾第一次政党轮替的时候,大陆的人均GDP只是日本的四十分之一,经济总量则是日本的五分之一,现在则是日本的四分之一,经济总量则是日本的两倍――试问,如此惊人和优异的表现还不能证明这个制度的优越性吗?
再过一个八年,台湾也许仍然会继续停滞和倒退,大陆则有可能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彼时在双方表现差异如此巨大的事实面前,台湾民众即使再封闭,再被民进党愚弄,也还会是做出常识理性判断的。
毕竟人类历史特别是苏东历史已经证明,一个制度仅靠美好的理论和价值观是无法生存的,它必须能够推动社会的发展,能够解决面临的问题。
当然,这不是说台湾会走向“革命”,但很可能会有一部分对制度失望的台湾人意识到:相对于其他国家,台湾地区还是很幸运的,当模仿西方无法解决自己问题的时候,还有一个统一的选项。这正是全球华人所热切期待的。
或许世人感兴趣的是,当蔡英文用尽所有手段而无法提振台湾经济之时,她是会向现实屈服,承认“九二共识”,还是会走向激进挑衅?
曝蔡英文曾说:我是中国人!受的是大陆教育
近日,因为台湾艺人周子瑜、罗志祥“中国人”言论,岛内引起热烈讨论。即将在今年5月就职的台湾地区下一任领导人蔡英文,被网友发现其实也曾经在接受质询时讲过“我是中国人,因为我是念中国书长大的,受的是中国式教育。”
据台湾媒体1月18日报道,这份备询资料发生在2000年的5月29日,蓝营“立委”朱凤芝(国民党中央政策会副执行长,反对“台独”,主张“一个中国”)当时对着担任陆委会主委的蔡英文说“你若是主委,才更应该讲你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因为未来仍要解决近、中、长程的问题”,并询问“你若表示你是中国人有何不妥?”
蔡英文回答“我没有说我是中国人有什么不好,只是怕因此而产生了政治风险。我是台湾人并没有错,我是中国人,因为我是念中国书长大的,受的是中国式教育。”
图为朱凤芝
当时蔡英文也强调:“但是不要忘了台湾是个多元的社会,除了受到中国的文化影响,还受到其他许多文化的影响。”
作为一个以“台独”为党纲的民进党主席,也是下一届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的个人政治倾向颇受外界关注。
毋庸置疑,她当然是中国人,还有一个清朝正二品祖先。
去年8月,蔡英文参选台湾地区“总统”之后,台湾媒体曾发表署名评论文章,谈论蔡英文的祖籍问题。作者搜索维基百科,见蔡英文介绍为祖先来自屏东县枋山乡枫港。
乾隆《御笔平定台湾二十功臣像赞》
作者指出,据考证蔡的祖先不但200年前来自漳州一带,还曾官拜清朝正二品,竟然还是“开漳圣王”的得力部将。这位负责平台的清朝蔡将军,恐怕万万没想到,他的后代子孙蔡英文,竟然为了“反中”,连祖籍都让她感到羞耻,必须从网络上删除!
福建水师提督健勇巴图鲁蔡攀龙
据中国媒体查询,早有消息传出,蔡英文的祖先竟然是清朝平定台湾的紫光阁功臣蔡攀龙。
去年5月,北京保利厦门宝龙铂尔曼酒店巡展,其众多拍品之中,有一件特别有意思的就是“乾隆御笔平定台湾二十功臣像赞”,估价5500万元起拍,预计成交价可能过亿元。北京保利刘金库博士介绍,其中的蔡攀龙,是台湾民进党主席蔡英文的祖先。
当今台湾很多“台独”运动都从1786年林爽文事件“反清独台”溯源。
乾隆五十一年十一月底(1787年1月)台湾发生林爽文起义,福建巡抚徐嗣曾命蔡攀龙前往支援,蔡攀龙遂于该年十二月十四日(1787年2月1日)率师七百前往台湾府城,协助平定起义,期间因在收复凤山一事上立功,被任为台湾北路协副将。事后因战功被升为海坛镇总兵,不久又改任台湾镇总兵,随即又升为福建陆路提督,赐“健勇巴图鲁”名号,画像于紫光阁(平台二十功臣),蔡攀龙逝世后葬于金门径林(今太武山脚翠谷武扬道旁)。




上一篇:HOUSE OF HELLO│鹿晗Baby要退出《跑男》 你表闹!
下一篇:模拟器自带的定位不能使用
我是论坛小能手,想要福利就联系QQ:2813976712,客服群:官方群①:385408454官方群②:482485427官方群③ 483591394,爱你们的夜神Godye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